龍江地產奶酪搶灘國內市場

作者: 來源:哈爾濱日報 發布時間:2018年11月07日  字體: 縮小 增大 繁體
 
  可以手撕的雞絲奶酪、純手工制作的原制奶酪、混合冰激凌和鮮奶油雙重口感的即食鮮奶酪……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從單個產品到系列產品,黑龍江地產乳業正步入奶酪發展的黃金期。
 
  一項統計顯示,2016年,國內以生鮮乳為原料的自產奶酪約1萬噸,以進口原料再制奶酪約2萬噸,進口食用奶酪8萬噸,即年消費奶酪約11萬噸。奶酪消費一改乳制品行業近幾年低增長甚至負增長的低迷態勢,每年都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
 
  龍江奶酪浮出水面
 
  在所有國產奶酪中,黑龍江鞍達奶酪可以稱為國產奶酪的“鼻祖”。
 
  早在1952年安達乳品廠成立之初,奶酪制品就伴隨著援建的蘇聯專家來到中國。基于安達得天獨厚的乳業資源,同時為了滿足專家們的日常生活,全國第一個國產奶酪制品于1957年在安達誕生。“鞍達奶酪”沿用的是俄羅斯家庭式傳統手工工藝,口味純正,當年干酪國家標準就是參照安達乳品廠生產的原始奶酪各項指標制定的。
 
  不僅如此,中國第一款國宴奶酪也是安達生產的。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周恩來總理宴請他,他吃到了極其正宗的歐式奶酪,詢問之下驚訝地發現奶酪竟然產自中國北方邊陲小鎮安達。
 
  除了干奶酪,在哈爾濱的中央大街上,還出現了一家希布俄式鮮奶酪門店。這里的希布鮮奶酪是省供銷社直屬的惠豐乳品公司推出的國內首款俄羅斯風格鮮奶酪。據該公司市場部負責人孫若婧介紹,希布鮮奶酪是俄羅斯特有的奶酪品種。該公司出品的這款希布鮮奶酪更接近中國人的口味,適量增加了糖的比例,使口感更佳。
 
  奶酪消費風頭正勁
 
  中國奶酪消費正在悄無聲息中呈上升之勢。
 
  除了占奶酪市場絕對主角的進口品牌奶酪,國產奶酪種類近年來也逐漸豐富,包括北京干酪、鮮食奶酪、馬蘇里拉奶酪等,涉及的國內奶酪企業有三元、光明、伊利、蒙牛、黑龍江鞍達乳業、云南愛艾乳業等。
 
  在遍布全國各大城市的Ole’精品超市里,來自國內外的各類品牌奶酪應有盡有。2015年,Ole’的奶酪年銷售額超過4000萬元,以超過20%的速度增長。而在哈爾濱家樂福、佳得樂等大眾超市乳品冷鮮柜臺,馬斯卡彭奶酪、車達奶酪、兒童成長奶酪等各類奶酪制品擺在醒目位置,許多年輕消費者選擇給孩子購買再制奶酪制品。據一家超市賣場負責人介紹,在乳制品消費中,液態奶占一半以上,剩余三成為奶粉,而干乳制品只占一成多。
 
  雖然消費比例低,但奶酪制品消費總額并不低。麥當勞巨無霸上的芝士片,必勝客芝士邊披薩成為食客必點菜品,茶餐廳的芝士焗飯和奶酪菠蘿包、海鮮雜拌……在許多餐飲場所,每一道菜幾乎都跟奶酪有關。
 
  在一家名為“巧廚食品專營店”的網店里,馬蘇里拉碎奶酪月銷7萬多筆,平均每天銷2400多袋。該店從一家小店到如今貨品全國五個倉庫共同發貨,其中奶酪類單品的熱賣功不可沒。
 
  黑龍江省奶業協會秘書長杜海濤說,如今中國奶酪市場的如火如荼是乳制品升級提檔的發展使然,也是新興消費群體成長的體現。從2010年前后到現在,是乳制品轉型升級階段,技術的進步及消費者消費能力的提升,人們逐步傾向于消費更加新鮮的低溫酸奶、巴氏奶及奶油、奶酪等高端乳制產品。
 
  奶酪江湖水有多深
 
  根據英敏特的一份報告《奶酪——中國2016》顯示,奶酪在中國消費者中滲透率已達到79%。預測未來5年內,中國奶酪零售市場的總零售額會以12.8%的年均復合增長率增長,在2021年達到38830噸。
 
  雖然市場前景一片大好,但中國奶酪江湖卻并非一片坦途。“國產奶酪面臨市場被瓜分、初級乳制品成本高、奶酪制作工藝復雜、奶酪成本高消費群體小等制約性因素,導致國產奶酪步履維艱。”杜海濤說。
 
  目前中國奶酪市場已經被百吉福、安家、總統等國外奶酪企業占據。無論是超市還是餐廳廚房商用,奶酪基本上都被進口品牌壟斷,國內品牌只占據很小份額。乳制品市場尤其是奶酪等高端乳制品市場會越來越擁擠,競爭會越來越激烈。我省一家知名乳制品企業在幾年前想研發奶酪產品,但在經過市場調研后決定放棄,“市場受眾太小太窄,產品形不成規模。”該品牌企業宣傳人員對記者說。
 
  杜海濤說,從整體來看,我國奶酪行業存在市場格局分散、各產業鏈條銜接不緊密等問題。拿我省乳業來說,黑龍江雖然是優質生鮮乳和乳制品的主產區,但不是主銷區,乳制品加工(主要是奶粉和液態奶)基礎雄厚,但從事奶酪生產加工的企業很少。造成這一現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消費能力不足,我省乳制品本地消費市場有限,走出去產業競爭優勢不夠明顯等。另一方面,從乳制品源頭看,由于種(植)、養(殖)環節資源沒有科學合理的匹配,導致奶牛養殖成本居高不下、規模化奶牛場環保壓力驟增、產業鏈利益分配不均衡等問題。
 
  黑龍江鞍達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說,加工工藝對奶酪的感官特性有著極大影響,其技術含量很高,需要資金、工藝和人才的大量投入和全面配套。另外,奶酪產生的大量副產物——乳清(占比90%)的處理成本較高,足以影響到企業生產奶酪的整體成本水平。這些因素都是制約奶酪行業在中國落地生根的重要原因。
 
  地產奶酪生機幾何
 
  日益成熟的奶酪市場催生著一個又一個商機。有關專家預測,我國奶酪消費至少有十倍以上的增長空間,未來5年奶酪行業完全有能力保持20%以上的高速增長。
 
  日前的一項調查顯示,哈爾濱在調查的20個城市中,人均每天所攝入的乳制品最高,達到292克,成為當之無愧的“乳品消費之都”。有關專家預測,哈爾濱乳品消費市場已經日漸成熟,這為下一步的乳品消費升級提供了堅實基礎。
 
  從2017年開始,中國海關禁止外國軟奶酪進口,這一政策無疑對中國乳制品企業來說是一個利好消息。在市場消費驅動下,有實力的乳企必將進一步擴大國內奶酪市場占比。哈爾濱有全國最多的西餐、中西結合的餐飲機構,這些都是龍江地產奶酪理想的銷售終端。除了餐飲,烘焙等下游行業的高速發展也在側面驅動奶酪的消費增長。
 
  據數據統計,全球主要奶酪進口國家有日本、俄羅斯、美國、墨西哥和韓國。這些國家大部分在中國市場周邊,借助哈爾濱東北亞國際物流中心的有力條件,國產奶酪的國際市場空間巨大。
 
  乳企未來的利潤增長點一定在高附加值的乳制品上。與其他乳品平均20%的毛利率相比,奶酪的毛利率能達到30%—40%,奶酪生產帶來的巨大投資回報對廠商無疑具有較大誘惑力。目前,黑龍江鞍達集團年生產奶酪20噸,年銷售額達300萬元。黑龍江省供銷社惠豐乳品公司除了新開發的鮮奶酪,其兒童奶酪、軟奶酪等系列產品也將面世。
 
  杜海濤說,歸根到底乳業創新發展才是核心競爭力,乳制品企業應當在研發新品方面下大力氣。黑龍江鞍達集團奶酪系列產品有一品奶酪、經典奶酪、雞絲奶酪等十多個品種,省內多個乳制品企業也躍躍欲試計劃進軍奶酪市場。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國產乳制品的研發和配方更適合國人的體質,而且貴在新鮮是我們特有的優勢。”杜海濤說。
 
  (責任編輯:張曉遠)
 打印文章 查看/發表評論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內容
极速快三计划